•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查看作者
  • 北京大医生来到了家门口

    原标题:北京大医生来到了家门口

    北京中医医院延庆医院最近来了一位北京的大医生,这对于不少延庆百姓来说是个好消息:在家门口就能看到大医生了。

    一个多月前,北京肿瘤医院老年肿瘤科的主任医师陈衍智,作为本市第11批“人才京郊行”项目的人才,来到北京中医医院延庆医院挂职副院长。从一名临床医生到副院长,陈衍智的身份和角色有了变化,他的日程表与之前也有了很大不同。

    上午 出门诊,为患者减轻病痛

    清晨7时30分,延庆的早高峰不像城里一样熙熙攘攘,陈衍智已经抵达了北京中医医院延庆医院。医院门诊楼的走廊上,此时已有不少候诊的病人,听说有市区大医院的专家来到家门口坐诊,他们早早地就来医院挂了号。

    换上白大褂、简单地准备后,7时45分,陈衍智比门诊开放时间提前15分钟来到肿瘤科坐诊。

    “陈大夫,您来延庆坐诊可太好了,我们不用跑那么老远去城里了。”59岁的刘大姐是陈衍智的一名老病患,她曾患有肺癌,去年10月在北京肿瘤医院做了手术,经过4个周期的化疗后,一直在喝中药调理身体。她住在延庆区双路小区,每周都得去北京肿瘤医院开一次药。为了能挂上当天上午的号,她早上五六点钟就得从家出发,坐3个多小时的公交车到医院。挂号、排队、检查、开药,再等待几个小时取药。然后,提着一大包中药坐车回延庆,通常到家已经是下午五六点钟了。

    问诊、号脉、检查、开药……陈衍智一边写药方,一边细心叮嘱患者,“您身体恢复得不错,还有些轻度的咳嗽,我给您开的方是润肺养阴、扶正抗癌的。除了按时服药,您还得保持良好的生活习惯。”陈衍智把药方交到刘大姐的手中。从走出家门步行到医院,到挂号、看病、取药,刘大姐只用了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避免了以前去市区医院看病的舟车劳顿。

    一位病人刚走,下一位病人在家属的陪同下走了进来,是一位新病患。陈衍智耐心地询问患者的病史和既往治疗方案。这位患者捂着腹部,由于疼痛难忍,他的眉头紧皱,每说几句话就要停下来缓一缓。患者的女儿说:“我爸得了肝癌,已经转移了。我们带着他在市区的各大医院都转了一圈儿,原本已经放弃希望了。”陈衍智一边为患者听诊、号脉,了解患者的身体状况,一边在脑海里快速进行评估、分析病情。

    “您肝脏上的肿瘤很大,不适合手术切除治疗,需要接受介入治疗。不过,目前介入治疗在这家医院做不了,北京肿瘤医院可以做。”陈衍智指导患者的家属用手机在网上预约挂号。“周四上午,北京肿瘤医院介入科,预约挂号完成,这样就不用起大早去现场排队挂号了。”

    陈衍智说:“很多患者不了解就医程序和途径,不知道该去哪个医院、看什么科。作为医生,应该为他们提出更合理有效的治疗方案,减少患者的就医成本。”

    平均每隔几分钟,就有患者上门。送走一位又一位患者,上午10时25分,陈衍智才喝上今天的第一口水。不过,在他看来,这已经算是很清闲了。与之前在北京肿瘤医院坐诊不同,这里的患者全都是延庆本地的百姓,而北京肿瘤医院的患者来自全国各地,陈衍智经常一上午就要看五六十个号。病人多的时候,他经常忙得连中午吃饭的时间都会耽误,用他的话来说,“就是忙得抬不起头来”。

    下午 查房,指导年轻医生提升技能

    忙忙碌碌的一上午,上午挂号的病人都已经看完了。陈衍智抬头一看,已经是上午12时20分。他回到办公室匆匆地吃了一口午饭,没来得及休息一会儿就直奔住院部。

    下午是查房的时间,住院部的患者都在等待着陈衍智的到来。

    详细了解了每一位患者的病例后,陈衍智带领着住院部的医生来到病房。“快救救我吧,大夫。”上午,病房里新住进了一位结肠癌晚期的患者。

    陈衍智戴上听诊器,听了听这位患者的心肺,查看了患者的身体状况。然后,补充询问了患者的既往治疗方案。“您的病情很复杂,我和主任还有其他医生,需要一起商量一下治疗方案,让您减轻病痛。”在安抚好患者的情绪后,他带着其他医生离开病房,商讨下一步的治疗方案。

    “家属主诉放弃一切抢救方案,治疗的目的是改善患者的一般状况,缓解症状。”陈衍智说,患者的双肺发出像风吹树叶声一样的干性啰音和湿性啰音,她的心肺功能差,可以使用一些缓解支气管痉挛的药;患者四肢浮肿,胸腹腔积液,要控制24小时液体出入量,可使用40毫克速尿;查一查血气分析,观察患者的酸碱平衡状态及血氧状况……在提出治疗方案的同时,陈衍智向年轻医生不断提问,由此引出并介绍了整个结肠癌相关的治疗过程。

    “每个临床症状的出现、辅助检查的开具及检验结果分析、治疗方案的选择,背后都有基础医学的依据。”在查房过程中,陈衍智不仅会引导年轻医生思考如何运用基础医学知识解决现实的临床问题,还教会年轻医生如何分析问题、解决问题,提高他们的临床思维和动手能力。

    下班后 享受郊区生活的宁静

    下午6时,一天的工作结束了。陈衍智会在办公室里再梳理一下工作计划。然后,独自步行20多分钟回宿舍。由于回市区的路途遥远,陈衍智每周要在延庆住上两三天。

    宿舍里的陈设十分简单,只有两张单人床和一张写字台。与白天的忙碌比起来,夜晚显得有些安静和冷清,可陈衍智却说自己很习惯这样的生活,因为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下乡支医了。在此之前,他曾去过密云和大兴支医。

    陈衍智坦言,他下乡支医不为了求取名利,只为了心中的信念:为百姓服务。从医30余年,陈衍智始终坚持着这一信念,这与他儿时的成长经历分不开。陈衍智出生在山西省陌南镇一个6代从医的家庭,他的父亲、爷爷都曾是那个小城镇里的乡村医生。

    陈衍智回忆起儿时,他常常坐在父亲的自行车后座上,跟着父亲一起去村民家给人看病。村民为了感谢大夫,会偷偷地在陈衍智的口袋里塞上一个鸡蛋。“父亲发现后,会让我退还回去。他说那是村里人家最好的东西,大夫的职责是治病救人,不能要他们的东西。”陈衍智的父亲一直到年近九旬,还在坚持为病人看病。“我和哥哥都劝他别干了,下下棋、养养鸟,享享清闲多好,可父亲说好多病人都认他,只要病人有需要,他就闲不下来。”

    他记得,在他五六岁时,一天中午他去叫爷爷吃饭,当时爷爷正在给病人看病。他去叫了好几次,直到爷爷给每一位病人都看完病之后才去吃饭,那时饭菜都已经放凉了。爷爷和父亲的言传身教,让陈衍智懂得了什么是医者仁心。从医30余年来,他始终不忘初心,用心服务为每一位病患,并用自身行动影响着身边的人。“下乡支医,我希望能把医德、医风传递到基层,让基层医生获益,归根结底是为老百姓服务。”陈衍智如是说。

    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网站观点,如是转载内容,新华网北京频道不对本稿件内容真实性和图文版权负责。如发现政治性、事实性、技术性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及时与我们联系,并提供稿件的错误信息。

    责任编辑:

    精彩评论展示区
  • 0
  • 0
  • 0
  • 33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到底部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