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查看作者
  • 原住民和现代人,谁吃得更健康?

    原标题:原住民和现代人,谁吃得更健康?

    肉食没让原住民患上心脏病,不等于现代人吃肉就没麻烦。

    编辑整理

    他者others、图

    资料

    心最健康的原住民

    吃红肉真的会引发心脏病和心血管疾病吗?答案没那么简单。生活在玻利维亚亚马逊的奇美内人(Tsimane)仰赖他们狩猎来的红肉为生,却被誉为世界上心脏最健康的人。他们大约有1.5万人,散居在一百多个亚马逊盆地沿河的村子里。

    他们的心血管很健康,很少有人得高血压、肥胖症,糖尿病的发病率非常低,胆固醇指标也很好。2017年的研究显示,10个奇美内人中只有1个有心脏病风险,13%低风险,仅有3%的人属于中高危人群。这引起了科学家对他们饮食习惯的关注,还有在全球化的今天,他们和现代世界的接触会产生的影响。

    奇美内人被誉为世界上心脏最健康的人

    尽管心血管疾病发病率很低,但奇美内人结核病和寄生虫发病率颇高,而且他们的平均寿命只有50岁。(主要因为他们没有干净的水源,而且许多奇美内人拒绝就医。)

    关键是,他们是怎么吃的,以及这对心脏健康来说是否就是最好的?研究结果一再打破普通认知。

    奇美内人每天摄入卡路里2433-2738千卡(西方健康专家认为男性每天最多摄入2500千卡,女性不宜超过2000),主要是碳水化合物、蛋白质和低脂食物。他们吃的食物种类相较于美国而言并不广泛,就是芭蕉、米饭、鱼类和狩猎的动物肉类,在集市上购买的食物仅占8%。

    尽管吃的食物种类不丰富,但他们体内并不缺少对健康至关重要的微量元素。被称为心脏、心血管守护神的钾、镁、硒元素远远高出美国平均值,能降低三高和心血管发病风险的膳食纤维则是美国的两倍。

    不止是奇美内人,许多原住民都以肉为生,格陵兰岛的因纽特人几乎完全吃肉,那里的土地根本长不出什么植物,摄入的卡路里有99%来自海豹、鲸、鱼等猎物,在和白人接触以前,他们也几乎没人得高血压、血管硬化等疾病。

    因纽特人基本肉食,但是在被现代饮食习惯影响前,心脏也非常健康

    美国心血管专家James DiNicolantonio指出,在1940年代的一次调查中,格陵兰岛因纽特人得心脏病的几率要比生活环境类似的芬兰北方人低4倍,但到了1970年代,格陵兰因纽特人的心脏变得衰弱,同时改变的还有他们摄入的经过深加工的精致碳水化合物的量,从2-8%飙升至40%。因而他认为心脏疾病和吃红肉并没有关系。

    美国内华达大学营养人类学家Alyssa Crittenden一直研究坦桑尼亚的游牧部族哈扎人(Hadza),他们是世界上最后一支依然完全过着狩猎-采集生活的部族,红肉是他们的主食,这些人的心脏同样健康。“许多人因此认为我们现代人吃的东西和我们祖先进化而来本应吃的东西有差距。”Crittenden说。现在流行的各种健康吃法中,让人们像原始人一样饮食的呼声在西方很高。他们认为“如果我们像祖先那样吃,也就是以肉为中心,就能避免文明带来的疾病,包括心脏病、高血压、糖尿病、癌症,甚至是粉刺。”呼吁这种饮食方式的根本理由是:我们的基因还没有足够的时间适应新的农作物和加工食品。

    确实,肉类在人类饮食进化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南非人类学家Raymond Dart在1924年首次于非洲发现人类化石,也勾勒了人类祖先早期在非洲丛林中猎食肉类的图景。他在1950年代写道:“人类是食肉物种,寻找活物将它们打死……如饥似渴地大口吃猎物的肉、大口喝还热的血。”古生物学家的研究也表明正是吃肉使智人的大脑快速发展,从而进化为我们今天的样子。

    吃生肉的原住民

    听上去很诱人也很有道理,但古生物学家对化石的研究和人类学家今天对原住民饮食习惯的研究都表明,事情要复杂的多。受大众推崇的原始人饮食法、低碳水化合物饮食法和其他养生饮食方式都是基于诸多误解而来。因纽特人尽管心脏好,但是他们的骨质却不健康,骨质酥松早发率高,美国医生Thomas Campbell在2015年的一份给美国营养研究中心(Center for Nutrition Studies)的一份报告中写道。

    原住民到底怎么吃肉

    2012年,美国作家Ann Gibbons跟美国西北大学体质人类学家William Leonard到奇美内人的村子Anachere近距离观察、研究生活于此的90多位原住民。

    她在美国《国家地理》上发表的成果中提到自己和奇美内人家一同生活,晚餐时间,要是带着瘦狗外出打猎的男人回家没能带回猎物,一家人就吃用甜木薯和芭蕉一起煮成的粥。女主人在茅草屋的泥地上点火炊煮,有时还要边喂奶边照顾生病的孩子。奇美内人期盼肉类,“孩子们太想吃肉了,”他们边挥手赶蚊子边通过翻译告诉Gibbons,他们无肉不欢。

    Gibbons探访奇美内人时值1月,正值当地雨季,狩猎或捕鱼都很难。男人在黎明前就要带着猎枪和长刀出发,走两个小时才能抵达狩猎的森林,要运气好才能找到最大的猎物:貘。

    奇美内人的村子

    她下榻的那户人家男主人39岁,“十分健壮,不在打猎、捕鱼、修理茅草屋顶,就在造独木舟。喝粥时,他抱怨这年头要找点肉太难了,伐木工人吓跑了动物,原来的独木舟又被风暴卷走,因而也没法捕鱼。”

    Gibbons也在人类学家的引介下参观了村里最好的种植园:“78岁的José Mayer Cunay和39岁的儿子Felipe Mayer Lero过去30年间一起照料着一个河边郁郁葱葱的花园。他们有金色的番木瓜、芒果、茂密的芭蕉、一串串浑圆的葡萄,野生姜在玉米和甘蔗之间疯长。”她描述道,但是,“Felipe的媳妇也在漏雨的屋子里煮着芭蕉木薯粥。这里的食物在肉类不够的情况下无法支撑他们度过难关,"我们得打猎、捕鱼,身体不想只吃这些植物。"

    由此可见,他们并非一直都只吃肉食,原因很简单:很多时候没有猎获。他们大概只有30%的卡路里摄入来自肉食。没有肉类时就得依靠其他食物获得能量。奇美内人的粥是他们的养料,哈扎人依靠植物中的卡路里,布须曼人则仰赖根茎和一些坚果,刚果河盆地巴卡人(Baka Pygmy)的能量来自薯蘋,亚马逊的亚诺玛米人(Yanomami)吃木薯,雨林部族的蛋白质来源也包括腐烂树木里的蛆虫,澳大利亚原住民则有香附和水栗。

    烟熏是原住民储存食物的方式之一

    “一直以来人们都认为是狩猎定义了人类,吃肉让我们得以生而为人,”德国进化人类学家Amanda Henry说,“我认为这只是故事的一半。古人类吃肉没错,但他们也仰赖植物,还有谷物和根茎。”

    Gibbons还提到,“不同基因的人从淀粉中获取糖分的能力也有不同。像哈扎人这样饮食习惯中有更多淀粉类的人,其基因和西伯利亚吃肉的雅库特人(Yakut)就不同,前者的唾液可以分解食物中的淀粉。这也表明了以食见人,更准确的说是从你祖先所吃的东西看到了你是怎样的人。不同基因的人仰赖不同的食物获得兴盛。因纽特人吃肉、马来西亚的巴瑶人(Bajo)吃鱼,印度尼科巴群岛(Nicobar Island)上的诺克马尼人(Nochmani)从昆虫中获得蛋白质。”

    现代的原始人饮食疗法让我们远离加工食物没错,但大量吃肉并不全是我们祖先的做法,也没有把他们多活动的生活方式纳入考量,奇美内成年人平均每天行走1.7万步,日常生活包括劈柴、打猎、渔猎、采集食物等,而美国人的平均值是5100步;正是这样的生活方式让他们免于心脏病和糖尿病。简言之,人类真正的特性并不是我们吃肉,而是我们有能力在不同的地方都找到食物,适应各种生活方式,让不同的食物都创造出健康生活。但现代饮食习惯不是这样。

    健康的心脏面临衰弱

    圣巴巴拉加州大学人类学家Thomas Kraft和Michael Gurven分别研究了奇美内人和他们的邻居莫塞坦人(Moseten)的饮食习惯,后者的生活方式已经受到了现代世界很大的影响,不仅仅是因为伐木、现代化的推进,原住民自身也“很难抗拒加工食物和糖类等,谁不想更容易、更轻松地获得食物呢”,两位人类学家表示。

    在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的支持下,他们多次采访了1299位奇美内人和229位莫塞坦人——24小时内吃了什么、喝了什么,再做身体评估。

    莫塞坦人的食物中卡路里和碳水化合物的含量更低,他们吃更多水果、蔬菜、奶制品和豆类,有许多食物不是来自自己种植或狩猎而是市场,包括碳水饮料、面包、肉干和其他加工食品。“他们患心脏病和糖尿病的风险更高。”Gurven说。

    吃更多蔬果的莫塞坦人反而没有奇美内人健康

    莫塞坦人在基因、语言上和奇美内人都非常相像,他们很可能预示着奇美内人20年后的健康状况,也代表了长久以来许多原住民族群因饮食而发生的改变,从中还可以一窥到底是什么导致了心脏病和糖尿病多发,也对现代人到底应该如何吃有很大启发。

    在长达5年的调查中,他们发现生活在更靠近城镇的奇美内人摄入的食品添加剂都在上升。他们也逐渐开始用森林里的食物换取糖、盐、大米、油、肉干和沙丁鱼罐头。这给奇美内人带来了疾病风险——他们的心脏或许不会健康很久了。

    因现代饮食而健康状况变差

    像奇美内人这样面临饮食习惯和生活方式变化的原住民处境都不好,南美洲、非洲、东南亚的不少原住民也面临相同的困境。许多印第安人的健康状况都因传统饮食习惯、生活方式的变化而改变,通常都是变差。他们会更容易得肥胖症、糖尿病和心脏病。事实上,这些疾病的发病率在不再过传统生活的原住民中非常高。

    1950年代中期中美洲的玛雅人不怎么得糖尿病,但当他们像西方人那样吃更多高糖食物后,糖尿病得病率飙升。西伯利亚跟随驯鹿迁徙的游牧部族鄂温克人(Evenk)和雅库特人也是吃肉为主,但他们在苏联时期以前几乎没人得心脏病。他们中许多人在苏联时期定居到城镇,在集市上购买食物,到今天,一半定居者肥胖,几乎1/3患有高血压。

    老挝北部高地的部族本来的食物来源是森林,他们吃野猪、鸟类、笋、香蕉花和富含维生素C的山药。但近年来他们迁往低地城市中发展,所能接触到的自然资源因此减少很多,原本仰赖森林的饮食方式被改变,出现了严重的营养不良状况。

    20世纪初,有一批“边疆医生”,他们成为少数记录到原住民生活、饮食方式改变期的人。Albert Schweitzer自1913年起在非洲加蓬生活了41年,刚抵达时,“我被这里癌症患病率极低的状况震惊了,我不敢说完全没有癌症患者,至少可以说非常少。”但是后来,“原住民向白人的生活方式靠近,吃白人的食物,癌症发病率上升了。”

    正在处理西葫芦的美国西部印第安人

    加拿大牙医Weston Price在1938年出版《Nutrition and Physical Degeneration》(营养和健康恶化)一书,记录了他多年来在偏远部族中记录到的状况。他寻找一群依然根据传统方式饮食的人,再找到已经受现代饮食习惯影响的同族人做对比。包括加拿大因纽特人、美国西部和弗罗里达州的印第安人、美拉尼西亚人、波利尼西亚群岛中8个岛屿的岛民、非洲中部和东部原住民、新西兰毛利人等。他为这些人检测牙齿,研究、分析他们食物中的营养成分,检测唾液中的PH值和细菌含量,发现依循传统饮食习惯的原住民“非常健康”,已经有现代化饮食习惯的同族人牙齿问题更多、唾液中含有的细菌数也改变了,传统毛利人中,他检测的2000颗牙齿中只有1颗蛀牙,但现代化的毛利人中有22.3%的人有蛀牙。

    现代生活方式放弃了什么?

    农业在1万年前发展起来前,人类主要依靠狩猎、采集、捕鱼过活。农耕文明的出现逐渐让游猎部族受到排挤,土地用作农田,他们最终只能在亚马逊雨林、非洲干旱的草原、遥远的岛屿和北极圈冻原这样的地方继续古老生活。

    科学家正抓紧研究这些即将消失的生活方式和饮食习惯,美国内华达大学营养人类学家Alyssa Crittenden认为:“我们对游牧部族的了解非常少,时间已经不多了,如果想了解这样的生活方式到底是什么样的,就必须先了解他们的饮食习惯。”

    农业的产生让人类饮食产生巨变,大米、小麦、玉米等成为主食,而且农人的数量很快就超过了狩猎采集者。

    人类学家试图解开的主要谜团包括,农业对人类健康是完全有益的吗?还是大多数人抛弃狩猎采集生活方式时,也抛弃了更健康的饮食方式、更强壮的身体?我们是否正是以此来交换食物储备安全的?

    大多数选择农耕的人是因为手有余粮心里不慌

    俄亥俄州立大学的生物人类学家Clark Larson认为农业伊始时,世界是灰暗的。早期农人变得非常依赖谷物,但他们获得的营养远不如狩猎采集者。每天吃相同的东西让这些农人患上牙周病——这是狩猎采集者鲜少会得的。农人豢养牛、羊等牲畜,它们成了奶和肉类的来源,但与此同时它们带来的还有寄生虫和各种新型传染病。当时的农人缺铁、发育不良、身材变小。尽管人口快速增长,但他们的生活、饮食方式显然没有狩猎采集来得健康。农人可以养育更多孩子的原因很简单:“不需要完全健康才能生孩子。”

    哈佛大学教授Rrichard Wrangham认为对人类饮食改变最大的还有烹饪。180万到400万年前,人类祖先学会了烹饪,也使得人口增加。加热、烹调食物等于是把食物先消化了一部分,让它更容易吸收。烹饪带来了更容易入口、能量更丰富的食物。我们今天也无法靠生食过活了,人类在不断进化,我们已经进化到了完全依靠熟食这一步。

    Gibbons则认为,“熟食帮助人类祖先的大脑变得更大,让他们获取更多卡路里。但换一个角度看,我们也是自己成功的受害者。我们已经如此习惯于加工食物了,今天许多人每天摄取的卡路里都要高于他们消耗的。正是向加工食物的转变使得全世界越来越多人肥胖,患上相关的疾病。”

    原住民饮食智慧的消失

    科学家认为,不少原住民的传统食物含有现代食物没有的营养。慢性非传染性疾病是因为我们缺少了祖先饮食中的营养造成的。原住民食用不经工业加工的食物,像是小米和鹿肉就有丰富的营养价值,有健康的脂肪酸、微量元素等。

    世界各地原住民有不同的饮食习惯,他们根据所处环境不同而吃不同的东西,抵御营养不良和疾病。但是环境恶化、加工食物、人造脂肪、油和单一碳水化合物都让原住民健康恶化,也使得原本营养丰富的食物产量降低。

    “传统食物体系不仅适用于生活在那儿的原住民,也适用于所有人。”加拿大麦吉尔大学(McGill University)原住民营养与环境中心(Centre of Indigenous Peoples" Nutrition and Environment)创立人Harriet Kuhnlein认为。

    “1960年代开始,世界经济高速发展,城市化进程加快,人们种植更多谷类,有80%被砍伐的森林是出于这个原因。”联合国环境署指出。预计到2050年全球人口高达90亿,也就需要比现在更多50%的食物把这些人喂饱,这依赖健康的生态系统。“环境污染直接影响了食物本身。”Khunlein说。

    用传统食材和制作方式烹调的菜肴

    原住民的食物体系简单来说就是最大化采集、烹调自然可以给予的营养。不论是巴拉圭东部的狩猎采集部族阿切人(Aché)、肯尼亚北部的马赛农人、北欧萨米人和印度东部小米农户都是如此。他们也都懂得同一个道理:获得足够的营养而不破坏生态环境。“原住民的食物体系中蕴藏着不断演变但始终跟当地生态共存共生的智慧。”Kuhnlein说。

    然而,蛋白质含量很高的藜麦、福尼奥米和小米等原住民长期食用的谷物被引进食品取代,年轻人更不乐意种植传统作物。许多研究人员甚至是商人都试图重新让人们看到这些谷类的价值,从而降低西方食物带来的胆固醇摄入,提高微量元素,降低糖尿病风险。“这些我们最近才了解的和被遗忘的食物价值有利于我们的健康。原住民文化中的食物智慧对降低患病风险大有益处。”法国营养学家Sarah Somian说。

    “生活在奥里萨邦(Odisha)的孔德(Kondh)人原本种植16种不同的小米,”和当地原住农人自2005年就一同生活的Living Farms创立人Dedjeet Sarangi说。“但是这里的小米产量因为政府扶持种植精致大米而在30年间降低了65%。事实上,大米带着健康危机,一个有严重营养不良问题的地区,本有的营养丰富的农作物却被取代了。”

    非洲的螺旋藻遭遇相同的情况,它们本是乍得卡南布人(Kanembu)的主要食物,纽约大学朗格尼医学中心研究表明它有助于增强免疫力、降低炎症和过敏反应,提供健康的蛋白质。

    许多营养师都认为原住民传统的饮食习惯有利于健康,但讽刺的是,他们却不得不接受现代社会的饮食结构,走向令人绝望的结局。

    现在美国印第安人患糖尿病的比例是普通美国人的9倍,加拿大第一民族和因纽特人的患病率是一般人的5倍。

    像原住民那样饮食的真正益处

    北密歇根大学印第安研究院教授Martin Reinhardt和法国营养学家Sarah Somian一样,都认为“工业化的农业让人和他餐盘中的食物失去了联系”,“我们和周围的世界失去了最原初的关系。”重新朝我们祖先的饮食习惯转变也有助于我们和地球之间的关系,重建人类和环境的健康。

    加拿大北部鱼类富含Omega-3脂肪酸,这些鱼类也是北极地区原住民的主要食物,但水源越来越受到汞污染。世界范围内,伐木打造大型农场是常有的事,但伐木也造成了可从森林采集获得的食物营养消失。

    重新像祖先那样吃饭在原住民和现代人之间都引发了热潮

    许多环境破坏都是因为现代社会和食物系统脱离了关系造成的,Reinhardt认为:“人们应该让自己的饮食习惯去殖民化,重新学会如何跟食物、文化、健康和环境建立关系。人类可以也需要和自然重新联系起来,这种亲密关系是我们生存的关键,我希望我们还没有突破地球可以忍受的极限。”

    Reinhardt在2012年发起了一个项目,像西方殖民者尚未到北美时的原住民那样吃饭,有23位参与者不同程度地参与其中,有人25%根据原住民的方式饮食,也有人100%完全按他们的来,Reinhardt自己就是后者。

    研究人员密切关注参与者的健康,这些人不仅是希望改善自己的身体状况,也希望用这些数据帮助患上糖尿病、高胆固醇、心脏病风险极高的原住民。参与者在文化上的变化也被密切观察——这样的饮食习惯是否会影响人们的生活方式、他们和家人、朋友之间的关系等等。Reinhard瘦了37磅,而且“觉得自己变得非常健康”。

    真正像原住民一样饮食,并不只是简单地运用他们的食材和食谱,而是重建心灵、头脑、身体和情感健康,得先理解、认同他们的许多观点和做法,像是带有情感地饮食、在饮食时保持谦逊,也要认识什么是健康的脂肪等等。原住民健康组织Well For Culture完全由美国印第安人自发组成,他们认同Somian、Reinhardt的观点,也有自己的看法:“长久以来,食物是原住民文化的核心。我们狩猎、采集,也耕种,获得的食物全靠双手用不同方式处理。丰收仪式要办好、唱诵完毕、舞也要跳过,对动植物牺牲自己的生命给予人类营养的深切感激要表达清楚。原住民仰赖的是自然和地球母亲伟大的灵魂,我们的祖先正是通过自己的生活方式和自然性灵保持相同频率,也使我们得以活到今天。”

    原住民认为食物是神圣的

    “像原住民那样吃并不是说要完全像过去那样,或是成为狩猎采集者,”Well For Culture表示,“完全可以在自己的花园里种植,也可以从当地农民那里购买食物。骗人的食品、毒品、酒精将在这样的生活方式中自然消亡。”

    他们认为,重新采用以原住民饮食习惯为基础的方式将会使“人类和地球母亲的关系变得紧密。一旦这层关系修复,你的头脑就会更明澈,让你能更清晰地看清世界。食物就和其他有机体一样,是能量组成的,它们自土地中生长出来,因而要比工业加工的食物具有更高层次的能量频率。它们有力量给你传输正面信息,你的所作所为也就走上了正道。遵循传统的原住民明白这个道理,他们会为食物和水祈祷。我们也应该这么做。”

    真正的原住民食物

    Well For Culture列出了他们的传统食物的标准:

    有机、非转基因、季节性、可持续

    用双手加工

    可以通过渔猎、捕猎或是从巢穴里抓取

    可以从土地或水里收获

    可以新鲜食用

    是在农业发展、跟欧洲殖民者接触以前,原住民就享用了成千上万年的食物

    不需商标、包装、许多配料,不经漫长旅途

    能够滋养身心灵

    低升糖但富有糖分,像是薯蘋和甜薯

    营养丰富、不含乳制品和添加剂、富含碳水化合物

    你的祖先可以认出这个食物,也知道如何健康地烹饪它

    他们也指出,原住民饮食方式视食物是神圣的,你得认识种植的农人,知道它的来源,对食物、地球和造物主心怀感激。

    饮食就是和大家一起分享健康。

    (本文原载于公众号“他者others”,公众号ID: tazhe-others)

    责任编辑:

    精彩评论展示区
  • 0
  • 0
  • 0
  • 41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到底部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