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 动态
  • 文章
  • 视频
  • 音乐
  • 帖子
    •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查看作者
  • 在七月的尾巴进行肠镜检查

      肠胃不适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甚至可以追溯到几年前。时常莫名的腹泻和几次急性发作的胃肠炎,让我不得不提高警惕。说来矫情,我是一个连打个针都会哭哭啼啼的女生。不知道是不是小时候血管瘤治疗时常打针留下的阴影,对针头,对血有种天然的恐惧感。正是因为这样的惧怕感,使我一拖再拖。

      终于鼓起勇气向我的肠胃宣战,决心彻查一下。我在妈妈的陪同下来到医院,果不其然,跟医生说了说症状他就让做一个肠镜看看。因为早有准备,我欣然接受。

      肠镜前的准备比较痛苦。肠镜检查的前一天以流食为主,我喝的小米粥,中餐晚餐都是鸡蛋,三餐后都得服酚酞片,一种泻药。晚上七点开始服用一半的磷酸钠。

    看起来跟水一样,喝着也不难喝,喝了750ml……就想呕吐了。接踵而至的是不住地腹泻。由于我是下午进行肠镜,检查当天早上七点喝下另一半的磷酸钠,十点喝下最后一小瓶药。检查前的准备工作就大功告成,只需要饿着肚子(谁都不能喝)等约定时间。

      按照预约,怀着扑通跳的心来到内镜中心。等的人已经很多了,我环视四周…基本上都是些中老年人。没有群体感,恐惧更剧烈了。

      护士叫号,让我们进去。进去后我看着一个个全麻后被推出来的人,内心有一万个草泥马在奔腾。说不清当时的内心活动,只是一直在走廊里走来走去。

      第一步就是进入一个准备室,脱掉裤子穿上医院的围裙,方便操作。排队等了一会儿后进入一室去打针。怕哪出来哪出。护士扎了好几针都不行……不得不换成了扎臂弯…就这样我被多扎了几针,很不开心。还受到各位叔叔阿姨奶奶爷爷的嘲笑…

      打完针又开启了漫长的等待。我依旧踱来踱去,心里想的是:我已经22岁了,以后要面对的疾病,手术多的去了,不能不勇敢。终于在一个老汉被推出来后,我被叫了进去。冰冷的器械映入眼帘,铺上刚买的中单,医生叫我以屈腿90度的姿势躺上去。我的中单买多了,别人都只带了一张,而我带了一大包。我想着自己反正也用不着,顺便做了个顺水人情,把剩下的中单送给了护士小姐姐。气氛很好。突然一个男医生走了进来,我极为尴尬,好在其他的小姐姐们为我解围,说叫男医生先避一避,我还是个小姑娘。 男医生也很尴尬,往我的鼻子里插了根管,麻醉,并且把我手指夹住。便走开了。还笑说了一句:在我们医生眼里,没有男人和女人,只有人。莫名好笑,伴随着越来越重的麻醉,一会儿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我听到妈妈的叫唤时,肠镜已经结束。我坐起来,头晕目眩。持续了几秒,就能下床了。至于场景过程中发生了些什么……浑然不知……

      术后只觉得肚子胀疼,一直想放气…30分钟后取出检查报告,没什么大碍!我急不可待的去喝了一碗乌鸡汤,吃了一碗清汤面。把我这两天没吃的饭都吃回来。

      再过了几小时,一切就好了。

      感谢日益突飞猛涨的医疗技术,真的减轻了好多人检查和治疗的痛苦。无痛肠镜,的确没有想象中可怕。



      一直以来都害怕进医院,害怕那种嘈杂、混乱而又冰冷的氛围。害怕护士举着针要扎向我的某个部位,害怕躺在病床,接受各种仪器的摧残,甚至害怕闻医院浓烈的消毒水味道,害怕来来往往看起来痛苦不堪的病人。我的世界,一直受害怕统治。而我,为什么总在害怕呢。怕黑,怕鬼,怕安静,怕暴力,怕残酷,怕高山瀑布,怕怪石嶙峋。

      怕来自潜意识深处,来自人的古老的根源。意识可以扩大怕,与怕相关的是意识的尖锐程度。对怕的彻底胜利只能来自超意识,这是精神的胜利。完全的爱驱赶怕,但是,完善的爱如此之少,以致怕继续统治人的生活。

      但我觉得,我拥有着完善的爱,似火一般,让我温暖、勇敢。

      回到家,赶紧藏好我的薯片、面包。以后是得对自己负责,毕竟身体是自己的,苦难都是自己去承受的。路上有人陪伴,是莫大的幸运,无人陪伴,也要勇敢地走下去。

  • 0
  • 0
  • 0
  • 151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返回顶部
  • 到底部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