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 动态
  • 文章
  • 视频
  • 音乐
  • 帖子
    •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查看作者
  • 说好的600多,术中飙到10000多,玩儿的啥猫腻?

    “北京时间”2017-07-31.11:13:33.有条新闻说:长春小伙马明(化名)向记者讲述了自己的经历,“我朋友介绍我到位于长春前进大街上的吉林博爱医院做包皮手术,医院一开始收取了我610元手术费,结果术中临时加项,我最后一共交了一万多块钱的手术费。”

    过程很简单,骗术颇低端:说好的610元,术中节外生枝,说马明筋膜感染需要增加项目,费用3800元;没几分钟,“医生又说我的神经分叉严重,要做一个消除敏感度的手术,一个神经支架是2400元,需要两个,也就是要我再交4800元。”

    变戏法儿式的,一会儿的功夫豆腐就搅成了龙肉的价钱,足足增加了8600元。马明的手术费一共10134元(610元的手术费和检查费,8600元的手术费,600元的治疗费,10元的注射费以及314元的西药费)。说到天上去,也就是一个极平常的包皮手术,增加的两个项目是否需要都应该打个问号。在公办三甲医院能要几个钱?

    听过某些民营医院黑,但这家如此不要遮羞布的医院能这么黑,实在令人又开了一次眼界!似乎像披着狼皮的大灰狼一般如此这般轻松任意宰割患者。

    挨宰的马明事后还算不糊涂,找了记者向那家医院讨还公道。那个给他下套的常医生巧舌如簧极尽狡辩之能事,无耻地说:他是来做包皮的,这个包皮外面有细菌,细菌往下感染了,有一部分人会感染到筋膜的位置。

    记者:那术前检查没有查出来吗?

    常医生:包皮外板是皮肤,他的内板有炎症,内板的下面就是筋膜,筋膜用肉眼是看不出来的,感染也是看不出来的。正常的筋膜是白里透红的,但是他的包皮打开以后,筋膜发黄,发现里面感染了,就给他做了处理。

    记者:神经分叉消除敏感度手术呢?

    常医生:在龟头的下面有两根神经,正常的神经就是两根,但是如果因为包皮过长等原因,神经的分叉会增多,神经分支增多,它的敏感度就会增强,以后性生活时间可能变短。打开包皮之后,发现它的神经有很多分支,像树杈一样,就做了一个消除敏感度的手术。这些话我在术前都和他讲过,但是没说价钱。

    马明:术前,你也没跟我说啊?

    常医生:当时我说了可能会有感染,神经分支增多,这些我说了。马明:术前,你没说要做什么手术啊?

    常医生:术前我说了有些人可能会有这样的状况,但是我没说需不需要做。

    马明:你没说需不需要做手术啊。

    常医生:对,我没说需不需要做手术,我承认,也没跟你说价格,但是我说了有可能存在这种情况。

    马明:那我手术到一半,你这加项不合适吧。

    常医生:我知道,医生打开之后发现有这样的情况,所以就直接给他做了。

    随后,常医生表示如果有什么质疑的地方,可以找医院领导。

    读到这里,恨不得蹦出来个武林高手三拳两脚将其痛揍一顿,让其满地找牙。

    最后经过该院李院长与马明的再三商量,最终李院长同意将马明的8600元的手术费刨去手术耗材费,退还7000元。

    如果那个常医生有理,院长会退回7000块吗?不得不说的是,马明是幸运的,讨回了被宰钱。如果马明讨公道时叫不来记者,是否能较为顺利地拿回已经装到医院篮子里的7000块呢?抑或说,没有记者出现,能否能如愿还真是两说。

    吉林吉翔律师事务所的刘海波律师说,在医疗服务过程中,“术中加项”属于典型的乘人之危。根据《合同法》第54条规定,吉林博爱医院虽然取得了患者的签字同意,但是因属于乘人之危,在手术结束后患者有权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撤销该签字的民事行为。

    记者在网络上搜索关键词“手术中加项”,随后看到了很多类似的收费问题。

    记者结合马明的经历以及上述这些“术中收费”的遭遇者,梳理出一些套路。

    1.打着低价的广告:马明说:“我朋友之前在博爱医院做包皮手术一共花了1300元,我觉得价格不高,没想到自己花了一万多块钱。”

    29日上午,记者在博爱医院内观察,并未发现有院内规定的医疗价格的公示栏,随后询问李院长,李院长也默认了马明花一千多块钱就可以做包皮手术的情况。

    2.术中临时加项:马明称,他在手术时,完全不知道自己身体的情况,却被告知有感染,需要临时再做其他的手术。

    3.当事人不懂术语:“医生要加项时说了一堆我完全听不懂的医学术语,医生可能就是抓住了我不懂这一点,让我不得不去害怕,最后签字。”马明说。

    除了这三点意外,还有把一个项目进行细化分解为若干项目,然后逐项收高价。这也是某些医院惯常使用的宰割患者屡试不爽的伎俩。

    这些缺德无良医生,或无良医院之所以能够屡屡得逞,其根本原因可能在于使用一些患者不可能熟悉、懂得和理解的专业术语,然后有意放大所谓的“病情”和严重性,并告知患者如果不治将会如何如何的严重后果进行恫吓,在心理上震慑和战胜患者,一般不懂行的患者只能乖乖入瓮伸出脖子挨宰。

    这次,这个“白衣天使”戏演得有点技术含量太低,因果之间缺少最基本的圆润和过度,所以被马明一眼识破,最终没敲上几个钱还被媒体爆了光,不说弄了个鸡飞蛋打,最终结果是也没多占上几个小便宜,倒是此事带来的副作用及影响可谓“源远流长”,一时半会儿怕是消弭不了。估计那个心狠手辣的医生还能否继续在那家医院上班都是两说。虽然是“好心”为了给医院多搂几个钱,但把事弄砸了,后患无穷也!

    这样的事儿,这些年时不时有耳闻,不算太新鲜,但被宰患者会因此牢记一生,更糟糕的如若此股歪风邪气不予以及时严厉打击,且不说医德医风在这些医院不复存在,而整个的社会风气,道德风尚何在?社会的容忍底线还能再击穿吗?

    诚然,此类事也可以走司法渠道和程序解决,但若不是万不得已的巨额损失或人身重大伤害,一般人打官司是个人,医院是集体,无论人财物力患者都居于劣势,有几个能有时间精力财力与院方打官司?那漫漫诉讼过程有几个人耗得起?在逐步迈向依法治国的今天,通过一系列的恶意宰患者的事件可以看出,各级卫生主管部门的责任重大,医疗公正公平以及良知良心事关千家万户马虎不得,对故意欺客宰客(患者)须以重拳打击严管重罚,出现一起及时处理一起,以保障患者合法权益不受侵犯。愚以为,在当前除重大事件外,采用走行政仲裁的方法比较便捷可行,只要仲裁机构主持公道,诸多医患纠纷皆可短时间小成本解决。而这种快捷方式,也可避免医院恃强凌弱逼着患者与其打官司的强势惯用做法,如果桩桩件件医患纠纷皆能及时快捷得到公正处理,这些无良医生和医院不说绝迹,至少不能像现在这样宰一个是一个,被主管部门或媒体关注后无奈退还不法钱财的现状。

    说千道万,这些无良医生也罢,无良医院也罢,心里清清楚楚什么是合理合法,自己应当怎么做,什么是违规违法,究其原因不外乎就是一个钱字诱惑力太大,才导致出类似马明这样的挨宰事件的发生。不说别的,医疗项目收费不明码标价公之于众、术中加价,为什么?想玩儿什么猫腻,以为广大患者看不出来吗?

    2017.07.31.21:20.

  • 0
  • 0
  • 0
  • 153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返回顶部
  • 到底部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