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 动态
  • 文章
  • 视频
  • 音乐
  • 帖子
    •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查看作者
  • 腾空挪转时小腿抽筋,我如何化解?

    当一场不如意的事发生,自已感觉不妙时,挽回的时间基本为零。

    一个香港工作的同学,趁着暑假回来聚会,包厢k歌是免不了的。象我们这年龄,大多数的小孩已毕业工作,空闲时间相对多,捕着个大小节假日,都是去包厢高歌几曲,抒发浓厚的生活情怀。同学们的歌喉越来越浑厚方正,铿锵顿挫, 我属于唱了上句忘下句,缺乏节奏感连惯性,常常走音错调,不过精髓旋律部分,大多精准记得不容易出错。这种只会唱几句高质量的水平,本人不好意思去抢麦霸唱,常独坐一隅,翻看手机,忘记身边的渲闹。

    差不多十二点,轮番呕歌的情节切换到狂疯乱舞环节。这个时候,我就不淡定了,脚痒得想掘动挑衅地球,忘了年龄,忘了女人该有的温婉矜持。随着低音炮狂泄而出,入心动肺的撕裂嚎叫袭来,脚下生风,踏浪而去,手脚随着灵魂的飘逸蛇动起来,迷恋于音乐中的自我坦荡,每一个音乐拍子强打下,都是灵魂完美的再生,就象不断吸收水份的海棉,吞噬着整个宇宙。手脚随心所欲滑动游走,摇摆不同的旋转角度,释放着所有的亢奋快乐。这夜更是如此,穿着粉色时尚板鞋,超短小白裙,如精灵般不时跃动游走,过膝的长发如伞形用力抖开时,唯有腾空凌步,才配得上舞者如风。

    所有的一切如心行走,只是随着一声清脆啪响,飘逸的身躯自然坠下,右小腿因为腾空挪步转动角度太大,控制力道不够而抽筋扭伤了。钻心刺骨的痛,还让我恋恋不舍的挣扎几下,试图再次起飞,无奈动一下都痛得发抖只好作罢。

    就这样忍着痛扶着小腿坐着,不时的按摩揉捏捶打,希望尽快好起来,只是涨痛感越来越剧烈,同学不准我再碰伤口,喊服务员拿来冰块敷红肿部位,一大袋冰块敷着伤处冻到麻木,还是痛得咬牙裂嘴。

    就这样忍着痛在同学的帮护下单脚独撑艰难回到家,居然忘记了去医院处理一下。因为要一直敷冰块,只能在瑜伽垫上睡一晚。半夜大雨瀑下,风雷如雪上加霜般嚎叫狂呼,连停却一下的意思都没有,和电影电视小说里描写的环境衬托一样,这一夜无法安眠入睡。

    睡不着时,我就练还阳卧和混元卧,所有人体快速充电加载能量就数这二宝最快,因为右小腿受伤,左脚就要承载更多的支撑功能,当左右脚板合在一起,左脚的能量源源不断传递到受伤的右脚,温暖持续有力,给麻木的伤口有了实实的热感,有了纯厚的动力。每当我要生病,睡眠不足,精疲力尽时,我就练这两睡功解决,看似简单,但能量无限。

    早上醒来伤口没有红肿有点痛,只能小步慢慢行,尽量不让右脚用力着地。上百度查找更有效的缓解方法和注意事项,晚上再热水泡脚轻轻按摩小腿,慢走石子垫,拉筋松骨等等。就象平常养生运动一样,慢慢正气护理受伤的小腿。

    人生,离不开老弱病残,社会资源又贫乏不公。每一个灾难病痛来临时,都是对我们最大的考验,最直接有效的办法就是尽已之能,用尽办法,成就更强大壮实的自我。

         

  • 0
  • 0
  • 0
  • 186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返回顶部
  • 到底部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