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 动态
  • 文章
  • 视频
  • 音乐
  • 帖子
    •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查看作者
  • 九歌不绝,更将辉煌!

    前言资料:《九歌·礼魂》是战国时期屈原所作的楚辞,一说礼魂为是通用于前面十篇祭祀各神之后的送神曲,由于送的不只是神还包括人鬼,所以称礼魂而不称礼神。送神,在古代的祭祀中,是仪式的最后环节,也是最庄重的祭祀礼仪。礼魂,由美丽的女巫领唱,男女青年随歌起舞,还要传花伴歌伴舞。屈原记录了这个庄重的祭祀仪式。另一说礼魂为对英雄祖先的祭祀,不属于九歌之列。

    一说此篇是通用于前面十篇祭祀各神之后的送神曲,王夫之最先提出了这种说法,他说: “凡前十章,皆以其所祀之神而歌之,此章乃前十祀之所通用,而言终古无绝,则送神之曲也。”

    另一说认为屈原写作这篇祭诗的背景是在楚国两次大败于秦之后,内容与《国殇》的联系(魂与殇),所处于《国殇》之后,可以认定它是相当于《国殇》的乱辞的卒章,而非《九歌》“送神曲”。是为对英雄和祖先(为国捐躯的先烈)的祭祀;诗人写完国殇之后,又用楚国南方沉湘之间民间丧礼所特有的悼念形式,写了《礼魂》,以表达对伟大英灵的崇高礼赞。

    “你怎来的这么晚?”一个披着薜荔,头带女萝的女子嗔怒道,欣喜的眼神却暴露了她内心的雀跃,

    “碰到了些事情,”白衣男子回答说

    “嗯?”女子狐疑的看着他,等待他的解释,

    “有个女孩子,气息紊乱,而且哭的歇斯底里,我就问问她发生什么了,结果,他们的村子似乎发生了变故,她是在她哥哥的协助下,逃出来的。”男子叹道,秀气的眉宇中还带着戾气,语气愤愤不平。

    “那怎么办呢?”女子急道,善良的她抛下了成见。

    “我本是打算把她带来见你,路上碰到了少司命,我便把她交给了少司命,这样也放心。”

    “而且如果带过来,或许还有别的事会发生。”男子语气一转,戏谑的望着眼前的女子。

    “哼,目光狭窄,我才不是小肚鸡肠的人。不对,这就是你让我等这么久的理由?我费了好大的精力采集灵芝,还哭了好久,这样就过去了?”

    女子仿佛想起了什么,对男子怒目而视。

    ........

    “我隐居在邳州西北黄山北麓的黄华洞中,这人烟罕至,如何实现我的抱负?”一位中年人在原地徘徊,自言自语。

    “可是曲阳魏辙?”声音突然传出,没有征兆

    “正是在下,请问是何等人也?”男人脚步一顿,四周张望。

    “无妨,面目只是虚妄,我之所以在此,是将两本书传递与你,将听吾计,抱负可成。”声音不冷不热,却是极度的真诚。

    “如何信你?”男人皱眉,有些不爽

    “不用你信我。我说可以帮助你实现抱负,信不信由你,你怎么选?”声音不耐,似乎根本不在意男人的心情。

    “人生在世,不过实现抱负尔尔,况我乃大丈夫,身拥浩然之气,怕你作甚?”男人冷笑。

    “好!不亏是我看上的人,我说一遍,你且记得。”

    说罢,声音消失片刻,四周寂静,听得到虫鸣与鸟啼的叫声。

    “你且明白?”那个声音再度传出,只是有些疲倦。

    “嗯,一定不负先生所托,”男人的态度变得恭恭敬敬,没有丝毫无礼,与刚才产生了极大的反差。

    “没事了,你走吧,听我的话,实现你的抱负又有何难?”声音再度发言

    “是,那就告辞了。”男人小心翼翼的回答,走出了这山谷,

    望着男人远去远去的背影,那声音若有若无,似是在和谁说话,却又不像,

    “我答应你的事,也算完成了 ,看你挺对我的胃口,来世说不定还会再见呢。如此了结了你的心愿,你来世可要好好的谢我。”

    .........

    两个人立在平静的小湖边,看外表,可谓是金质玉相,郎才女貌,气质非凡。不过偶尔传出的争吵声,暴露他们似乎并不是那么和谐。

    “你才来!!!”一位丽质天成的女子愤然道,眼眶通红

    “我是准时到的呀。”男子无奈的笑笑,辩解的十分无力。

    “你没看到挂在树上的渔网吗?”女子突然发问,

    “看到了呀,所以?”男子不解地望着她,

    “你不懂动动脑子吗?事出反常必有妖,这里肯定有问题。”女子不甘心的说,期待男子给她一个完美的解释。

    “我当时心中全部是你的影子,哪有什么心思想渔网呀。”男子叹了口气,接着说

    “我在湖中盖了一座花房,疲倦的睡着后,还做了一个生活在一起的梦呢。”

    “是吗?”女子诧异道,却是信了几分,

    “当然了,这种事还会开玩笑吗?”男子正色,斩钉截铁的回答,

    “那我便勉为其难的相信你一次吧,快带我看看咱们的房子是什么样的,我都等不及了。”女子话锋一转,神情跃跃欲试,像极了外出游玩的孩子。

    “好啊,一定让你满意。”男子笑笑,露出了宠溺的表情。

    ........

    “女娲娘娘,我在黄河多年,绘制了河图,并交给大禹,来一起治理泛滥的黄河水,终于有所成效,两岸的百姓都免于灾难了。”风流倜傥的公子模样的人回答

    “是吗?那洛书呢?”高台上,一位雍容华贵的女子淡漠道,

    “启禀娘娘,小神——,小神还未找到洛书,请娘娘责罚。”他咬咬牙,硬着头皮道,

    “哦?是吗?”女子似笑非笑的望着男子,

    “我倒是不需要罚你,你找不到洛书,无法沟通与水玉,你会自行灭亡,纵然是我,也没有办法救你。”女娲皱了皱眉,叹了口气

    “娘娘宅心仁厚,小神感激不尽,若有来世,定为娘娘做牛做马,万死不辞。”男子沉声道,语气中有着难掩的失望。

    “可惜你了,若是还有时间,不如让我——,”

    “哦~~,冰夷,你回来了,可曾与水玉沟通?”一位身材魁梧,一身正气的男子走了进来。他身上仿佛带着浑然天成的气息,世间万物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禀告太昊,小神不曾找到洛书,故不能与水玉沟通。”男子似乎放弃了挣扎,面如死灰,有气无力的说着。

    “是吗?那就可惜了,这是天意。既然如此,那我只好收走你的三魂七魄了。”太昊淡淡道,右手缓缓深处,触碰到男子的衣角,

    “青帝请慢!小女子有洛书,可助河伯沟通水玉。”一道声音在大厅中突兀响起,随后,一道身影如蝴蝶般姗姗来迟。

    这道身影盯着男子吃惊的眼眸,半晌,嘴角掀起一丝诱人的弧度,眼波流转。

    “怎么样,我来的还不算晚吧。”

    .........

    这是一个虚空,黑的深邃。此地又名噬神谷,来到这里的神,从来都没有一位走出去过,这也是天界神中,尽人皆知的禁地。

    “我感到了,这里有你最后的一魄,找到它,我们就可以从此不问世事了。”声音从中传出,有道身影若隐若现,仔细辨认,可以确定是位女子,再聚精会神的看,却怎么也看不清了,仿佛有什么阻隔着我们的视线。

    “嗤!”

    突然,一支箭矢破碎虚空,拉着长长的轨迹,尾巴上燃烧着火焰,向女子迎面射来。

    女子不慌不忙,伸出两指,一夹,箭矢便纹丝不动。

    “这是东君的箭,怎么会跑到这里来了?”她愣了片刻,疑惑不解。

    就在这时,箭矢中窜出条虚幻的身影,似狼似人,朝着女子扑去。

    “原来是天狼星的残魂啊,我猜你是作恶多端,被东君用箭矢刺杀了吧。也是,你虽然翻不起什么大的风浪,却还是能对百姓造成伤害的。”她恍然大悟,对眼前凶厉无比的残魂视而不见。

    “狂妄!待我占据了你的身躯,看你如何嚣张!”残魂咆哮道,神色残酷,

    “原来是这样,用你的残魂来辅助,就可以唤醒他的神性了,所以我的神通告诉我,要到这里来,原来并不是找那流失的一魄,而是用你的残魂来代替。太好了,我们又可以,再次见面了,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

    女子自言自语,玉手一伸,天狼残魂便动弹不得,直接拽到女子面前。

    “不可能!这种神通,玉皇都没有!难道你是东皇?东皇不是沉睡了吗?”残魂惊怒交加,

    “你身为宇宙之皇,却欺负尔等,不怕天下嗤笑吗?”残魂色厉内荏道

    “不怕不怕,你放心,这事只有天地,你我知晓。”女子戏虐道

    说罢,她便不再浪费口舌,从怀中抱出一只兔子,捏碎了残魂,并将之导入到雪兔的身体里。

    “说来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你醒来后,可要告诉我。我记性不好,你一定要写下来,每天对我说。”她声音渐渐低沉,像中音的小提琴,缠绵悱恻

    .........

    “你是云中君吧。”一道声音悄然出现在云中君的脑海,

    “嗯,你是哪位?”云中君环顾四周,发现空无一人。心里不由得忐忑,加上大司命晕倒在地,对未知的声音,总是提心吊胆的。

    “你不用担心,我是谁并不重要,大司命刚才在和我说话,防止他碍我的事,也顺便测测他的人品,我就考验考验他。等你带他回去,他自会醒来,你传达他,说:‘两魄本不属于她,取走后又补以一魄,人以恢复,借机测你心性,到是公正,便不再为难你。’他自然就懂了。”

    “可是——,”

    “行,我交代完了,记得告诉你的大司命呦~”声音再度想起,听上去,像是一位女孩子的声音,细腻柔嫩。

    “等等,你是谁?”任由云中君怎么呼喊,声音都在没有传出来,没几次,她便放弃了。

    “真是的,都是你整的好事,”云中君抱怨道,却轻轻的将大司命背到背上,身形一动,便消失在云雾中了。

    .........

    “大司命,这就是神界吗?”女孩忐忑不安道

    “是了,不过你也别怕,一切都有规矩,你放心的跟着我,听我指导就好。”大司命语气淡漠,恢复了那一贯的冷言冷语

    “哼,装什么装,你以为你帅啊?谁也看不上你。”女孩不满的小声说道,殊不知话语一字不漏的传入到大司命的耳朵。

    “诺,这就是你的房间,明天跟着我走,能否成为少司命就看你的造化了。”对女孩抱怨的话语充耳不闻,大司命自顾自的说。

    “我一定要成为少司命,一定要!”女孩重复着,露出两颗虎牙,

    大司命看了看她几眼,直到看的她发毛了,才开口道

    “但愿如此,可别哭了鼻子。”

    .........

    “大哥!”女孩放声大哭,肝胆俱裂

    “姑娘,怎么了?”一位白色衣物的男子出现在女孩的面前,轻声问道,

    “我求求你,快救救我大哥,他被我们部落的人抓住了,要害死他。”女孩哭喊着,嗓子都哑了,泪水流个不停

    “不急,慢慢讲,我听着。”男子安慰她,用手抚摸着她柔顺的发丝

    “她就交给我吧,你不是还要赴约吗?我来的路上看到某人可是等了好久了,正独自垂泪呢。”云中降下一个女子,风姿绰约。

    “少司命?你怎么来了?也好,我照顾她也的确不太合适,况且还有人等着我都等哭了。”男子苦笑道

    “就你事多,赶快去吧。”女子不满的哼了一声,督促道

    “行,那她就交给你了。”话音刚落,男子就健步如飞的离开了。

    从男子身上收回目光,这哭成泪人的女孩,触动了她。在从前,她也因为亲人的离世而痛哭流涕,她自己都没有察觉,此刻的目光,柔和无比。

    “别哭坏了身子,你的经历我在天上看到了,我会为你讨一个公道的。”她语气温柔,将女孩涌入怀中。

    ........

    我从这头,一直到那头,从不停息。世间人对我的评价太多了,好的,坏的,我早已不放在心上。像现在这样驾车引燃天际,我早已坚持了百年,不论严寒,酷暑,我当然,也将继续坚持下去。世界上哪有达不成的事?只有放弃了的事,你自己放弃了,谁还能救你呢?

    我是羲和,也是太阳神,我要为人间带来光明。为了这个目标,我将一直坚持下去!你们也一定有想做的事情,去做吧,去燃烧吧,不要浪费了这不过百年的光景。去相信自己,你一定可以做到的。如果你不自信,那么,我就是第一个毫无保留的,坚信你会成功的人。而你,是受到太阳神保佑的,非凡的人。

    .........

    实礼,致辞:

    成礼兮会鼓,传芭兮代舞,

    姱女倡兮容与。春兰兮秋菊,

    长无绝兮终古。

    天网恢恢,疏而不失。世间一切,早有定数。

    嗟夫!收帛,入帐!

    ...................................................................................................................................................................................................

    礼魂

    成礼兮会鼓,

    传芭兮代舞,

    姱女倡兮容与。

    春兰兮秋菊,

    长无绝兮终古。

  • 0
  • 0
  • 0
  • 440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返回顶部
  • 到底部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