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 动态
  • 文章
  • 视频
  • 音乐
  • 帖子
    •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查看作者
  • 《道德经》第三十八章 实而不华

    原文

    三十八章

    上德不德【1】,是以有德;下德不失德【2】,是以无德。

    上德无为而无以为【3】;上仁为之而无以为;上义为之而有以为;上礼为之而莫之应,则攘臂而扔之【4】。

    故失道而后德,失德而后仁,失仁而后义,失义而后礼。

    夫礼者,忠信之薄【5】,而乱之首【6】。

    前识者【7】,道之华【8】,而愚之始。是以大丈夫处其厚【9】,不居其薄;处其实,不居其华。故去彼取此。

    【注释】

    1.上德不德:上德的人不自恃有德。

    2.下德不失德:下德的人恪守着形式上的德,不失德指形式上不离开德。

    3.上德无为而无以为:以,有心,故意。无以为,无心而为之。上德的人顺任自然而无心作为。

    4.攘臂而扔之:攘臂,伸出手臂;扔,强力牵引。伸出手臂而使人们强就。

    5.薄:衰薄,不足。

    6.乱之首:祸乱的开端。

    7.前识者:前识,指预设种种礼仪规范;者,此处表停顿,无义。

    8.华:虚华,非实质。

    9.处其厚:立身敦厚。

    今译:上德的人不自恃有德,其实是真正有德的;下德的人刻意想要不离失德,其实是没有达到德的境界。

    上德的人顺任自然而无心作为;上仁的人有所作为却出于无意;上义的人有所作为且出于有意;上礼的人有所作为而得不到回应,于是扬着胳膊强使人就范。

    所以说丧失了道就会失去德,丧失了德就会失去仁,丧失了仁就会失去义,失了义就会失去礼。

    “礼”这个东西,实际上是忠信不足的产物,也是祸乱的开端。

    预设的种种规范,不过是道的虚华,是愚昧的开始。因此大丈夫立身敦厚,而不轻薄;存心笃实,而不流于浮华。所以要舍弃轻薄虚华而选择朴实敦厚。

    《道德经》与生活智慧

    本章提到的德、仁、义、礼几个层次,看似被老子区别对待,特别是礼,被称为“忠信之薄,而乱之首”,感觉传统意义上所推崇的“仁”、“义”、“礼”,在此处被老子深深的被鄙视了。

    老子真的摒弃了“仁”、“义”、“礼”吗?

    并非如此。

    古人云,仓廪实而知礼节,老百姓肚子吃饱了,家中有余粮了,安全感有了,不需要强制也能知“礼”。而“仁”、“义”是人性善的一部分,不是强制得来的。

    当想要提倡什么的时候,说明这样的东西已经匮乏到引起大多数人的警惕和重视。老子在第十八章说,“大道废,有仁义”,意在告诫世人,仁义盛行时,大道已经被遗忘了。如果大道还在,仁义是一种自然流露,跟穿衣吃饭一样正常,不会有人天天鼓吹我们要穿衣,我们要吃饭,这明明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了,还用得着挂在嘴边吗?

    老子看到的,是“仁”、“义”、“礼”表像之下,“德”的缺失。

    第十七章提到了治理的四个境界,跟本章的“德”、“仁”、“义”、“礼”正好相互对应。

    “德”就是十七章的“太上”境界,在“德”的治理下,一切自然和谐有序,老百姓完全感觉不到治理者的存在(对应十七章“太上,不知有之”),这应该是老子认为的最有生命力的政治生态。

    在“仁”的治理下,人们交口称赞,也是一派欣欣向荣的繁荣之境(对应十七章“其次,亲而誉之”),但老子认为名利繁华是难以持久的,所以将“仁”放到“德”下面的一个层次。

    在“义”的治理下,各种法规戒律风行,人们因为害怕而小心翼翼不敢造次(对应十七章“其次,畏之”),社会看似安稳平静,但这样压抑人性的治理方式,也是跟老子“自然无为”的理念相左。

    在“礼”的治理下,治理者重形式、好面子,虚华浮夸,并要求人民必须遵守,如果有人反对,就扬着胳膊强迫人民服从(“攘臂而扔之”)。百姓陷入繁文缛节中,得不到实实在在的好处,当然怨声载道(对应十七章“其次,侮之”),人心不稳,出乱子也是自然的事。

    “礼”的盛行很容易导致道德绑架,无数被捐款、被公益背后,是很多人打着“礼”的旗号形成的强大舆论攻势。强迫而来的“礼”,是社会文明的倒退,而非进步!

    所以老子说,仁、义、礼都是浮云,安身立命,须得落在实处啊。

    老子强调实而不华,而现实常常华而不实,人们的心,很难沉静下来,大多数人忙忙碌碌拼命追寻,却找不到存在的意义。我们的社会,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还记得陈奕迅那首广为人知的《浮夸》吗?歌曲中有句歌词被反复吟唱:

    你当我是浮夸吧,夸张只因我好怕........

    歌词写得很走心,之所以浮夸,不过是一种自我保护,因为那么多的不确定性,让我们害怕。浮夸,就是我们的盔甲。

    谁不渴望坦诚相见?谁愿意辛苦地带着假面具生活?但每个人的防御是如此之强,很难有勇气解除武装,真诚可能被无情嘲弄,于是我们的那些面具,再也难以卸下。

    浮华迷茫了我们的双眼,虚假成了常态,成了一种生活方式,我们喜欢这样说:“我好像过了一个的***”。

    普通人要做到实而不华,其实并不复杂,不过是将注意力从利益得失,放回到我们自己身上,品尝生命的每个细微瞬间。喝水的时候知道我在喝水,吃饭时知道现在在吃饭,走路的时候知道我在走路,洗碗的时候知道此刻在洗碗.......

    他人就是他人,世界就是世界。不用我们的尺度去度量外在事物,允许一切如其所是的存在。

    没有那么多的“我应该”、“他应该”、“这件事情应该”,我们可以活得更自在。

    也许幸福可以很简单,放下部分安全感,信任自己,信任他人,信任一切生命!

    注:1、原文部分参考书目《老子注译与评介》(陈鼓应著) 2、文中图片来自网络。

  • 0
  • 0
  • 0
  • 303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返回顶部
  • 到底部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