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 动态
  • 文章
  • 视频
  • 音乐
  • 帖子
    •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查看作者
  • 病有所医渐成现实 “大医改”道阻且长

    黄芬(化名)一家刚过了个踏实年。

    过年前的一次医疗费报销,让她避免了“因病返贫”的命运。她成为山东省报销新农合大病保险的首名受益者。两个月前,她5个月大的儿子因患小儿先天性心脏病接受手术治疗,前后花费74698元。

    经过新农合基本医疗报销和大病保险报销后,黄芬的压力一下子减轻到12120元,不到原费用两成。原本笼罩在一家人头上的巨额医疗费“乌云”,烟消云散。

    黄芬的命运,是两个多月来各地出台大病医保方案效果初现的缩影。这些旨在减轻群众看“大病”负担的政策,则只是4年来新医改艰难推进取得的成果之一。

    几年来,医改每有一次动作,便有无数民众神经为之紧张。尤其在十八大报告以及十八大后各地出台的新执政方案中,“医疗”无疑是最引人关注的领域之一。扩大大病保险范围、力推“医药分开”、探索先看病后付费模式……频繁出台的这些举措,不断填补保障空白、解决保障难题。

    卫生部最新数据显示,2012年,我国新农合的覆盖率保持在95%以上,人均筹资290元;2012年前3个季度,20种重大疾病的实际报销比例达到66%,89%的统筹地区实现省内互联互通,及时结报。

    2月20日下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基本药物制度和基层运行新机制的意见,从完善基本药物采购和配送、加强基本药物使用和监管、深化编制人事和收入分配改革、完善稳定长效的多渠道补偿机制几方面提出一整套新机制。其中还明确,基层医疗机构一般诊疗费原则10元左右。

    随着保障体系的全面建立,“病有所医”正在成为现实。但整个医疗行业仍有不尽如人意之处。今年1月深圳窗口行业满意度调查显示,24个窗口行业的满意度中,医疗行业服务得分最低。

    一些专家认为,更及时、高效、公平的医疗环境,应该成为医改步入深水期和攻坚期后需要努力的方向——这也正在成为不可忽视的重大民意期待。一则“乌龙报道”引起的讨论热潮,验证了民众的这种期待。

    近日,央视等媒体报道的“先看病后付费制度将全面推行”消息,引发民众热切关注。有网友在微博上说:“终于到了命比钱重要的时代了。”

    但是,2月19日,这一消息迅速被卫生部否认。卫生部官员表示,“先看病后付费”的模式短期内无法全面推行,今年肯定是不可能的,卫生部倡导在有条件地区开展试点,但从未要求“全面推行”,目前也没有具体的推行时间表。

    其实,早在2010年,卫生部就在“关于进一步改善医疗机构医疗服务管理工作的通知”中明确提出,各地卫生行政部门要积极稳妥推行“先诊疗,后结算”模式。只不过,受社会征信体系、医保报销水平等各种条件限制,这一模式一直未能大范围铺开,但卫生部支持“先诊疗,后结算”模式的态度十分明确。

    “对民众来说,这确实是美好的期待,从大方向来说,医院也肯定应该往这个方向走。”中国医院协会副秘书长庄一强认为,这条“乌龙新闻”被辟谣的过程,恰恰折射出了当前医改存在的最严重问题——虽然“大医改”口号多次被提出,但许多地方还只是在搞“小医改”,只由卫生部门负责,财政局、人社局等关键部门不与卫生系统“同下一盘棋”,如果真要放开“先诊疗,后结算”,医院承担风险,政府财政又不兜底负责,自然无法打开局面。

    庄一强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实际上,已经试点“先诊疗,后结算”的医院数据显示,这种模式下,逃费的微乎其微,再扣掉医保部分,政府如果愿意兜底,所需资金并不多,“我相信地方政府肯定有这个财力,但他们不一定愿意。”

    “医学是技术问题,医疗是社会问题。现在的医改,钱要找财政,职工、居民医保要找人社部门,编制要找编办,价格得找物价局……”在庄一强看来,卫生部门其实只是负责卫生事业的一个技术部门,具体进行医改时,更多地只能依靠真正掌握大权的其他各级政府部门,“这时如果无法取得共识,医改就成了‘小医改’,推行一个新政策尚难,何况要在全国范围内推进。”

    北京地区医改被庄一强视为“大医改”的典范。“北京至少形成各个部门在医改上共同发力的局面,这样就能真正推进医改。”庄一强说,而其他许多省市,实际上还只是“小医改”。

    记者在财政部发布的报告上看到,2012年北京市医疗卫生支出99.2亿元,增长31.9%。其中,32.2亿元用以支持公立医院改革,建立与服务量和绩效考核挂钩的新型财政补偿机制,着力改善百姓就医环境;27.4亿元用于推进市级公费医疗改革,对城镇医保和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基金给予补助;3.6亿元用来开展基本药物专项整治。

    早在2009年,国务院便成立由16个部门组成的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领导小组,由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任组长。“中央的大方向是对的,但是到了地方,医改就不一定真的那么受重视了。”庄一强说,据他了解,许多城市的医改工作由副市长分管,很多工作协调开展起来比较难,“要真正形成‘大医改’局面,各级医改应该由一把手直接负责。”

    安徽芜湖几年来在医疗改革取得的成绩颇受认可。一些研究者在分析其成功经验时,就时常提及:“因为他们省市各级医改都是一把手直接抓。”2012年,青海也提出建立医改“一把手”负责制,明确要求各级政府“一把手”要做到亲自抓医改。

    “‘大医改’道路还很长。”庄一强说,十八大提出的关于医改的方向很明确,但要实现目标,关键还在于地方怎么落实,“不能光听见楼梯响,却不见人下来”。

    精彩评论展示区

    [db:评论]

  • 0
  • 0
  • 0
  • 2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返回顶部
  • 到底部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